社会新闻
范成大水平很高的一首诗,同样达到了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的境界_
发布日期:2020-08-15 15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苏轼对于王维的诗极为推崇,而且给予了极高的评价,认为王维的诗达到了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的境界;一首诗就是一幅生动有趣的画,这样的评价还是比较贴近,所以后人也是经常引用苏轼的评语,从而去审视王维的诗。其实自王维之后,还真没有多少优秀的山水田园诗人,只有范成大勉强可以与之一比,但是很显然论名气,还是影响力,那都不如王维。

范成大的诗尽管继承了王维的诗风,可是没有那种空灵的感觉,王维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,每一首诗都写得很唯美。不过这两位诗人,其实是没有可比性,范成大也有他的特色,作为南宋时期的诗人,范成大的很多的作品,也是写出了新意,同样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准;以这首《喜晴》来说,也是一首难得的佳作,这首诗我个人认为,也是达到了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的境界。

窗间梅熟落蒂,墙下笋成出林。

连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觉夏深。

范成大,字致能,号称石湖居士,公元1126年生于平江吴县(属于今天江苏苏州市),这是一首比较特别的作品,之所以说它特别,那是在写作手法上,诗人采用的不是比较常见的五绝,或者是七绝,而是使用了比较冷门的六绝的形式来呈现,写得也是很细腻,给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,这也正是此诗最为有趣的一个地方;用最朴实的文字,去展现最真实的感受,还有外面普通的美景。